1200X50横幅.jpg
宁波首富:等女子疑被当小三遭当街扒光衣服群殴待救援
2019-06-24 18:05:30  来源:腾讯新闻  
1
听新闻
宁波首富:等待救援 2019.06.24 17:23:35新浪财经-自媒体综合

宁波首富:等待救援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距离银亿宣布破产重整已经一周了。

而银亿官网首页上,“致力于打造千亿级多元化跨国集团”的口号依然在目。

去年底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创始人熊续强坦诚,银亿今天遇到的困难,实话说,前所未有。

但他同时也表示,目前银亿正在加快处理低效资产,剥离非主营业务,调整产业结构以谋划新的发展之路。目标是到2020年实现销售收入超千亿元,利税超百亿元。“半年之后再回头看今天的银亿,银亿依旧会在那儿!”

但没有想到的是,半年时间过去了,再回过头看,银亿已经宣布破产重整。

图片来源:东方IC

从银亿到ST银亿

流动性危机爆发半年后,银亿还是走到了破产重整这一步。

去年的平安夜,15银亿01出现实质性债务违约,发行规模3亿元。这家2018年第三季度还有408亿元资产的开发商,当时却已经连3亿元债务都还不起了。

今年1月,银亿继续“卖子求生”,转让旗下宁波银恒房产子公司安吉银瑞房产66.47%股权,预计获益7000万元。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不完全统计,2016年至今,银亿陆陆续续的几次地产资产转让,已经令其获利近15亿元。但相比于银亿今年第一季度的超200亿元负债,这只是杯水车薪。

4月26日,银亿发布2018年度业绩预告修正公告,将此前预计的归母净利润2亿~4亿元、同比降幅75.02%~87.51%,大幅下调为亏损5.7亿~6.3亿元、同比降幅135.60%~139.34%。

次日,独董余明桂辞职。记者留意到,在随后4月30日银亿发布的2018年年报中,余明桂投了弃权票,原因是认为“公司治理及内部控制体系存在重大缺陷,可持续经营能力存在不确定性”,以及“子公司南京银亿建设发展有限公司对百胜麒麟(南京)建设发展有限公司应收利息的可回收性及其坏账准备的计提是否充分存在不确定性”。

截至4月30日,银亿有9个银行账户被冻结,但金额不大,约311.4万元;到期未清偿债务金额为24.3亿元。

5月6日,银亿被戴帽ST,原因是其自查发现控股股东及关联方非经营性资金占款约22.5亿元。直至6月15日,ST银亿才公告称,关联方宁波聚亿佳电子有限公司以其持有的宁波普利赛思电子有限公司100%股权为这笔资金提供担保。目前,ST银亿及关联方偿还占用资金1.2亿元和1.9亿元,共计约3.1亿元。照此计算,ST银亿还有19.4亿元资金还处于占用状态。

6月17日,ST银亿终发公告,称控股股东母公司已于6月14日申请破产重整,当日股票涨停。翌日,在两度延期后,ST银亿回复深交所年报问询函。从公告看,公司内生现金流能力、外部融资能力等均存在巨大不确定性,债务偿还能力存在重大风险。

两天内,ST银亿股价遭遇过山车,并开始等待宁波中院的命运审判。

市值从400余亿元跌落至不到70亿元,ST银亿的多元化转型看起来已经走入了死胡同,尽管公司内部工作人员如今的表态是“破产重整是我们银亿在努力从危机中突围,我们公司的员工现在都是很积极的一种态度”。

房企要实现转型,资金最为重要,其次是对战略业务领域的选择。在这两点上,银亿目前实在没有拿得出手的表现。

始于2016年的收购,银亿真正开启去地产化,步入“汽车+地产”双主业时代。当年3月,银亿以33亿元拿下全资子公司西藏银亿旗下宁波昊圣100%股权,间接持有美国C集团相关资产,后者是全球第二大独立气体发生器生产商。此后,银亿以79.8亿元收购全球知名汽车自动变速器独立制造商比利时邦奇。

银亿为汽车梦付出了超百亿元代价,这对恒大来说或许不是什么大钱,但对银亿这样体量的开发商来说着实是巨大拖累。并且,银亿在汽车业务的甜蜜期实在太短。在完成收购的2017年,无级变速箱和安全气囊气体发生器分别为银亿贡献了59.78亿元和20.95亿元营收,总营收占比分别是第一和第三。

但2018年,ARC和邦奇未能完成业绩承诺,这令一心去地产化、做大汽车制造业的银亿元气大伤。据年报,2018年银亿营收89.7亿元,同比下降29.39%;净利润-5.73亿元,同比下降135.81%;扣非净利润-15.16亿元,同比下降361.39%。

“2018年我们的工作出现了一些问题。”熊续强坦承。

“千亿梦想”破灭

将饼摊得太大可能导致两种结果——要么实现规模的巨大跃升,要么将资金链用到穷途末路。

可惜熊续强成为了后者。

尽管2018年的《百富榜》上,熊续强还以295亿元的财富值居第95位,但转眼到了年底,他就仿佛成了媒体嘲讽的对象——“宁波首富年关难过,身家295亿,却3个亿债务都还不上”。

这位曾经在体制内的局级干部,在经历38岁下海创业、成为大地产商和宁波首富之后,又从神坛上跌落下来。

但即便如此,熊续强的创业经历却依然称得上传奇,而在宁波的地产圈里,银亿留下的足迹也可以载入史册。

1994年,熊续强成立银亿股份之后。很快在4年里开发了3个楼盘,分别是:环城西路上的“国际经贸园”,然后是南苑饭店后面的“生活新境”、海关对面的“世纪长春”。

随即,他赶上了1998年房改。往后的10年,银亿收购、改造了一批烂尾楼,被戏称是宁波的“烂尾楼改造专家”,并打造了宁波第一个每平方米售价超过万元的住宅楼盘外滩花园。

在这10年里,熊续强的野心不仅仅停留在住宅开发和改造,他还建写字楼、商业广场、酒店、高端城市综合体……并把业务扩展到了10余个城市。2008年,银亿实现销售收入过百亿元。

跨入百亿行列之后,熊续强也并不满足偏安一隅的生活,他开始谋划上市,积极在资本市场上展开布局。

2012年,熊续强将房地产业务置入ST兰光,完成借壳上市,并将其更名为银亿股份。

然而银亿上市前后,命运却没有再次眷顾熊续强,严厉的楼市调控政策拉开帷幕。

2011年~2013年,银亿股份的房地产营业收入从百亿元回落至48.08亿元、35.49亿元、46.05亿元,转型迫在眉睫。

2014年,银亿控股以3.5亿元的代价入主康强电子;2016年,河池化工控股股东以8.4亿元将其持有的29.59%股份转让给银亿控股,从而银亿控股成为河池化工的新任控股股东。由此,银亿开启了由原来单一的房地产业务变为“房地产+高端制造”双主业格局。

协助银亿完成交易的春晖资本董事长汪大总,曾用“胆识过人”来评价银亿集团创始人熊续强。而开启了多元化转型的熊续强心中有着更大的商业梦想——用造车来走向世界。

如前所述,2016年,银亿先后收购了美国ARC、比利时邦奇等汽车配件制造业企业,兼并重组金额超过百亿元,也因其未能完成业绩承诺而在2018年让银亿元气大伤,甚至被拖入破产重组的泥沼。

“力争到2020年实现销售收入超过千亿”“致力于打造千亿级多元化跨国集团”,这是银亿对未来的展望。然而2018年底,从一笔3亿元的债务违约开始,一张又一张多米诺骨牌倒下,银亿唯有不断发布公告,一次次声明“正在筹措资金,争取尽快偿还“。

在回复深交所问询函时,银亿透露,宁波市委、市政府正在积极帮助大股东引进战略投资者来解决资金占用问题及公司短期偿债风险问题。

眼下,“等待救援”或许是“胆识过人”的熊续强不得已的出路。

每经记者唐洁对此文亦有贡献。

标签:宁波,首富
责编:
汤鑫伟:黄局长的日记金走势仍然强势 但谨防技术面出现回调下一篇